当前位置: > 家长学堂 >

“普惠令”下,民办幼儿园的困局

时间:2019-08-21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新疆教育新闻网
导读:【编者按】在普惠政策下,民办园的发展驶入了新的阶段,无论是办学性质还是办学方式都面临着改造。面对政策的普惠要求,除了要按照要求改造配建园...

【编者按】在普惠政策下,民办园的发展驶入了新的阶段,无论是办学性质还是办学方式都面临着改造。面对政策的普惠要求,除了要按照要求改造配建园、普惠园,还要面对改造下原本的承重运营负担。

普惠大旗下,幼儿园资产的盈利空间被大大压缩。民办幼儿园的举办者将做出“终极选择”:普惠还是营利?坚守还是退出?

本文发于公众号“未来之星EdStars”,经亿欧编辑,供行业人士参考。


导语

6月13日,天津市教委等三部门联合发布《天津市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认定办法》,划定普惠性幼儿园收费红线——在同等级公办园的基础上,上浮不得超过50%。就在前一天,天津市教委刚刚发布了修订后的《天津市民办幼儿园设置标准》,禁止非营利性民办幼儿园以加盟连锁的形式设立,也不得在名称中冠以“特色”、“国际”、“双语”等字样。而正在征求民意的广东中山市,普惠园的收费上线设定为同级公办园的20%,补贴标准为生均500元/月。

在整个行业观望、猜测甚至焦虑的氛围中,“靴子”们陆续落地了。下一步,民办幼儿园的举办者将做出“终极选择”:普惠还是营利?坚守还是退出?“普惠令”真的会终结民办幼儿园黄金20年?在普惠的大背景下,民办园以至整个学前教育领域,存在着哪些“危”与“机”?

“硬着陆”,大家都没准备好

“普惠性幼儿园”是一个新生概念,它至少包括三个类型的幼儿园:一是公办幼儿园;二是集体或单位举办的公办性质幼儿园;三是提供普惠性服务的民办幼儿园。作为普惠性幼儿园,至少需要满足以下三个特征:一是达到市教委规定办园基本标准;二是面向社会大众招生;三是收费实行政府定价或接受政府指导价。

所谓“普惠令”,指的是2018年11月国务院颁布的《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》。意见中明确提出:到2020年,全国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(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)达到80%,且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。之后,进一步划出红线,小区配套幼儿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。这就意味着,所有小区配套的民办幼儿园,要么在达到政府办园标准的前提下转为普惠园,要么退出市场,没有其他选择。

这对当时如日中天的民办幼儿园市场,无疑是一记重拳。因为,在《意见》出台之前,民办幼儿园是个被广泛看好的“大风口”,特别是K12课辅行业遭遇史无前例的治理整顿之后,更被寄以厚望。此前,乘着政策的东风,民办园已经走过了长达20年的黄金发展期。

 “换位思考,国家此时出台普惠政策,目的在于鼓励二胎,降低家庭的育儿成本,让老百姓生得起,养得起。站在从业者的立场上,我们完全能够理解。更何况,政策调整也符合行业利益。因为,如果收费持续推高,超出了大多数家庭的承受范围,民办幼儿园市场也会出现萎缩。”联帮在线创始人李白坦陈,“政策导向绝对正确,但关键问题是,‘一刀切’‘硬着陆’,大家都没有做好准备。”

的确,如李白所说,“大家都没有做好准备”。不仅是民办园的举办者,各地政府主管部门也是如此。因为,相关的政策如何落地还在酝酿中,更重要的是,用于补贴的钱从哪里来?从目前情况看,各地的补贴政策明显受制于经济发展水平。经济发达地区,政策出台快、补贴高。

比如北京,除了每个幼儿1000元/月的市级补贴外,各区还有相应的“人头份儿”;深圳则为普惠园提供每学年至少4万元的班额补贴,同时为在园幼儿提供每学年1500元的成长补贴。另外,公办园非在编和民办园所有的保教人员,以每个月450元为起点,每个年度递增150元为基准,发放长期津贴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在内蒙古,每个幼儿、每年的补贴只有120元。而更多地方,补贴政策还未落地。接下来,如何去筹措这笔钱?什么时候钱能到位?都是未知数。

对于民办幼儿园的开办者来说,政策“空窗期”这段日子尤其难熬,从而滋生出许多焦虑。而迫在眉睫的,就是申请评估定级。因为,评级越高,收费标准越高,拿的补贴也越多,何况北京市还有严格的要求,只有评级达到C类及以上,才有资格转成普惠园。

但棘手的是,现行评级标准是1991年针对公办园设立的,比如“一级一类”要求户外活动面积至少人均4平米,这对很多小区配套的民办园就注定是一道迈不过的门槛。不夸张地说,过去10多年,能否与开发商达成紧密的战略合作堪称民办园举办者实力高下的“试金石”,可如今,关系越紧密,手里的山芋就越烫手。

普惠or营利?一次两难的抉择

尽管各地财政状况苦乐不均、民办教育发展情况不一,但是民办园转制为普惠幼儿园的工作已雷厉风行地推开了。

“大家都在观望、等待,但确切地说,等的不是办园标准,而是补贴标准,是钱什么时候能够到位。”李白说得很坦率,“只有明确了能收多少钱、补多少钱,大家才能做出判断,究竟是转普惠,还是坚持营利再搏一把。”

政策不明朗,行业内确实滋长了悲观、焦虑的情绪,甚至有投资者已经准备“壮士断腕”及时止损。北京某民办园的投资人就是其中之一。这家园前期投入超过1000万,再算上各种成本,每月五六千的收费标准其实利润也不多。如今,只能收1000元多,成本却降不下来,抻得越久,赔得越多。

不过,任何政策都是双刃剑,有人壮士断腕,就会有人“渔翁得利”。业内人士分析,目前一线城市的民办园收费平均在5000元以上,省会城市也逾2000元,即使补贴到位,日子也不宽裕。但是,对于三四线城市的中低端民办园,“普惠令”却是实实在在的利好。因为,这些园普遍收费只有500元左右,新政策下,相当于天上掉下大红包——每月白得几百元的补贴。

其实,面临两难选择的除了园方还有家长。也许有人不解,转成普惠园后,每月五六千块的学费减到了一千出头,不是“天上掉馅饼”吗?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简单。例如,位于亚运村某小区的民办园要部分转型普惠园,家长可以自行选择转到普惠班,或是留在收费班。如果转到普惠班,每月学费750元,另交伙食费、杂费,总共约1500元,不到现行收费标准的四分之一。

但是,在园方出具的明细单上,除了伙食之外,普惠班和收费班的师生配比、课程、课外活动,包括教室、活动室的玩具和教具都有很大差距。相当一部分家长反复考量后,并没有选择普惠班。究其原因,“转成普惠,一个月确实能省大几千块,但是如果幼儿园什么都不教,不仅课外一分也少花不了,而且还占时间。”

政策趋紧挤压出三大赛道

0至6岁是孩子成长的关键期,特别是90后新生段家长,更加注重孩子综合素养、思维习惯、审美情趣的养成,对优质师资和优质的教育产品存在刚需。所以,学前教育仍然是风口。”某学前教育机构负责人周女士的态度更加乐观,她并不认为“普惠令”下,民办幼儿园的发展进入了瓶颈期,相反,“政策趋紧,逼迫资本快钱退出,扼制了违背教育规律的扩张,对行业发展是个利好。”

她的信心,在一定程度上来自于所在机构学前业务的布局。从开拓学前业务版块伊始,他们就在布“全生态发展”的棋,一方面自建或收购实体幼儿园,另一方面,面向C端客户输出家庭教育产品。“普惠令”下,实体幼儿园的增长速度会受到一些影响,但TO C的市场可能会做得更大。

她认为,新的政策背景下,学前教育领域会挤压出三大清晰的赛道,包括高端幼儿园、家庭中的教育产品和家庭教育本身。能够满足新生段高知家长夙求的高端营利园,辅助提升亲子陪伴质量的教育产品,甚至知识付费形式的家庭教育产品,都是学前教育阶段的刚需,有着清晰、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
高端营利园将展开人才争夺战

普惠园政策之下,可预见未来只占20%的营利性民办园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。除了幼儿园自身办学特色之外,业界普遍担心的还有人才问题,从掌舵的园长到一线教师,优秀的人才都将成为高端园争夺的焦点。

“选择营利,对园长是个巨大的考验。”李白说,很多民办园的园长都是从公办岗位上退下来的,对教学、教研和管理的确很在行,但是没有商业经验。那些既会办园又擅长商业化的园长,绝对是行业的稀缺人才。

值得期待的是,近一两年,已经有部分从国内外名校毕业的高潜力人才投身学前教育领域,他们大多以管理培训生的身份,活跃在各大高端园的教研和管理一线。用好、盘活这些人才,提升的不仅仅是品牌质量,对于构建学前教育体系都将起到关键作用。而对于竞争尤为激烈,且优秀人才匮乏的高端营利园细分市场,激烈的人才争夺战将不可避免。

本文撰写接近尾声时,又传来新的消息:根据政府主管部门要求,营利性幼儿园利润不允许超过15%,普惠性幼儿园结余不许超过5%。也就是说,政策对营利性幼儿园的自主定价权也进行了限制,怎样在有限的利润空间内留住人才、办出特色,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高端营利园必须面对的挑战,或许也是一个弯道胜出的机遇。

相关推荐:

上市公司出售幼儿园资产, 幼儿园盈利空间还有多少?

普惠幼儿园的发展“困境”




上一篇:报告:西部农村三类学校值得关注 有学上更要上
下一篇:华北电力大学:师生宣讲团带来别开生面的暑假

24小时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