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中科大“天才少年”放弃300万年薪入职华为

时间:2019-12-14  来源:  作者:新疆教育新闻网
导读:...

  2019年10月,左鹏飞在美国俄亥俄州哥伦布市MICRO‘2019会议上宣讲论文 资料图片

  2019年6月,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宣布:今年华为将从全世界招进20-30名天才少年,并启动顶尖人才招聘计划,“(让)这些天才少年像‘泥鳅’一样,钻活我们的组织,激活我们的队伍”。首批招录的8名天才少年均为2019届应届顶尖学生,年薪方案显示:最低限89.6万,最高201万元。消息迅速引发社会关注热议。

  12月,来自华中科技大学(分数线,专业设置)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的2014级直博毕业生左鹏飞接受了华为“天才计划”的offer,一毕业就拿下最高档200万年薪。10日,左鹏飞接受了长江日报记者专访,首次透露了华为对“天才少年”的要求及“学霸炼成记”。

  学霸的选择:婉拒多家互联网大公司,放弃300万年薪入职华为

  92年出生的左鹏飞是华中科技大学的14级直博毕业生,博士阶段在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攻读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,11月底刚完成答辩毕业。10日下午,长江日报记者见到了刚从实验室出来的左鹏飞,他个子很高,穿了一件时尚的黑色外套,笑容腼腆。他介绍,自己总共投了4家简历,华为、腾讯、阿里、深信服,4家公司均向他抛来了橄榄枝,薪资也很可观,其中一家公司开出了年薪近300万元的条件,税后收入比华为高出了40%。考虑了岗位匹配、业界口碑等多个因素后,左鹏飞选择了入职华为云的存储预研部门,他特别提到:华为可以满足我的一些其他诉求,比如保持跟学术界的接触。

  一开始,左鹏飞并未想到自己会成为“天才少年”中的一员。他在华为共进行了三次面试,前两次由技术专家、HR主管和部门部长综合面试,之后,部门推荐他去参加“天才少年”,由CTO(首席技术官)直接面试。很快,左鹏飞就收到了录用答复,并签下了最高档年薪。“华为比较看重的首先是科研成果,其次是个人研究内容和华为面试部门的契合度。” 在博士期间,左鹏飞以第一作者发表了高水平论文10余篇,其中,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在OSDI‘2018和MICRO’2018上的两篇论文,分别刷新了华中科技大学在相关领域顶级会议零的纪录。OSDI是计算机操作系统最顶级学术会议之一,而MICRO是计算机体系结构最顶级学术会议之一,论文被这两个会议录用,其含金量甚至超过一些科学界国际顶尖期刊,难度相当于生物、医学领域在Nature/Science/Cell等期刊发文。知乎上一位用户形容:是无数系统领域研究者的梦想对象,可望不可及。

  学霸的一天:实验室、实验室,还是实验室

  关于什么是天才,左鹏飞的回答仿佛现代版鲁迅:哪里有天才?我是把别人打游戏时间都用在实验室里了。他的日常时间表是这样的,早上8时起床,8时30分之前进实验室,学习到11时30分吃中饭,下午2时多到5时30分进实验室 ,晚饭后,晚上6时30分到9时30分在实验室,有时会呆到10时多,才回寝室睡觉。一周7天,5年几乎天天如此。

  2010年,左鹏飞从随州一中考入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。本科时,他按部就班地上课、偶尔会打打游戏、出去玩,打打篮球。2014年,第一次面临就业抉择,左鹏飞忽然发现,自己在能力、经验视野上都离预期有很大出入。这时正好有一个直博(免硕士阶段)名额,左鹏飞考虑了很久:如果读研再读博,中间中断了还能拿到硕士学位,但是如果直博过程中中断了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“通州新闻你一下子要投入5年,你心里得想得非常清楚才行,得下定一个决心”。左鹏飞给自己定下目标:“博士毕业时相对于同龄人一定要做到非常非常outstanding。”自此,他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科研上。“一个高水平的博士毕业生,需要是一个领域里首屈一指的专家,所有人提到这个领域都会想到你的名字”。左鹏飞以此不断驱动自己,并逐渐在研究中找到了乐趣:“就像有的人喜欢弹钢琴有人喜欢唱歌一样,做科研就是我的热爱,也是我终生的事业。”每一个新想法、新发现都让他兴奋,从未感到懈怠。

  学霸的理想:推动中国计算机行业的发展,让技术造福每个人

  “要失败很容易,一个方面不行都会失败。但如果要成功,得各方面都很强才行。这其中包括执行力、意志力、思想和视野、学习能力等等。”左鹏飞说,他心里始终有一股劲,博士阶段导师给出的所有任务,他一定会在规定时间前完成,根本不用外力来push,没有拖延症,基本实现了自己学生阶段的目标。

  拿到华为的offer时,他给随州老家的父母打电话。他从语气里听出,父母十分开心,将这个消息转告给了亲戚们,亲戚们恭喜父母:你们把孩子培养得很好。左鹏飞家中有一个妹妹,父母希望能以他为榜样。

  入职华为后,左鹏飞将在华为云的存储预研部门做技术创新和突破,进行一些前瞻性的研究。左鹏飞表示,之所以选择进华为,也是为了能解决更实际的问题,体验从理论研究到服务于用户的过程。

  他说:我的理想就是能够在企业界作出更多技术创新和突破,推动我们国家乃至全世界计算机行业技术的发展,以一些图灵奖大师为目标,也希望自己的技术能够服务于社会,让广大民众受益,感受到技术发展带来的力量。




上一篇:浅谈澳大利亚高中那些你不知道的事儿
下一篇:上海:构建市民终身学习“大课堂”

热门图片

最近更新

24小时排行榜

本月排行